不知

。。。。。🏀
读书顶个球用👆

灵感来自皮肤  粉红·小黑


“春日了戴上她送的粉红围巾,小黑似乎更有活力了”


那么问题来了,“她”是谁?

这个“她”圈起来,重点,要考。











隼白:“围巾谁送的?”

小黑:“!!?”

隼白OS:脸都红了,到底谁送的??

【良宇】名字我还没想好

对不起我发晚了

接上一篇全篇一起发的

还会有日常短篇的

谢谢各位老爷的欣赏















“托你的福,我成了最强的影子”

“是我托你的福”

……


   自那次对话后,吕良想了很多。

   他想,换做是谁,被夺去了光芒都会有不甘和愤怒,为什么郭明宇能忍住?还甘愿做他的影子,为了夺冠是有多大的决心才能做到这样。

   吕良由心的佩服郭明宇,在开始的时候,他还担心郭明宇会因此与自己无法磨合。

   但并不是这样的,郭明宇不仅没有在意,反而很努力的与他训练,磨合。两人的默契值越来越高。

   此后的相处中,他对郭明宇的有的不只是欣赏了,更多的是尊敬和佩服。



   吕良负责作战指挥,队友们完美配合,而郭明宇则是他的压轴武器,很多时候他需要郭明宇在关键时刻帮他来个漂亮一击。

   只有郭明宇有能力完美配合他,而他也想用这一次次关键时刻的完美攻击,让大家看到郭明宇的光芒,也算是弥补。





   在总决赛上,郭明宇依旧是被吕良当做了压轴人物,开场从未参战,直到被叶秋逼出来,吕良的计划乱了,尽管他俩配合再默契,最后也还是没能干掉叶秋。

   郭明宇血格清空的时候,他反倒是松了口气,静静的看着屏幕,等着队长和叶秋的生死一决。

  

 

   两个队长之间的对决,是非常引人瞩目的,全场都屏住了呼吸,连解说都安静了,在双方都剩一丝血的时候,吕良的心颤了一下,因为他的胜算更大,但最终他却被叶修的一个低级技能给清光了血。他败了,不是冠军。

   吕良放下鼠标,静静的盯着屏幕上的失败二字,并没有愤怒,失望这些情绪,他转过头去很想看看郭明宇怎么样。

   郭明宇同样也是没有情绪,一脸平静的刚好也看向了他,郭明宇对他笑了一下,说:“没关系的,队长。”

  

吕良有些不知所措,他明明更想夺冠,居然还在安慰自己。

    一赛季结束,进入冬休期了,在赛季结束的时候,郭明宇也宣布了退役,荣耀界又悲又喜。

  喜,是嘉世的粉丝喜。悲,是郭明宇的粉丝悲,他们再也没有机会看到郭明宇操纵扫地焚香了。

  

   虽然在吕良上位接手扫地焚香的时候就已经不会再看到了,但至少郭明宇还留在皇风,或许哪一天,队员们换号玩,粉丝们还能再看到一回郭明宇操纵的扫地焚香,但现在是彻底没机会了。

  


   冬休期,所以战队都放了假,皇风战队里,大家为郭明宇办过践行宴后都回了家。

   郭明宇静静的回到训练室里收拾东西,他能带走的不多,账号卡是公司的。他唯一带走的有关荣耀的,只有他的队服和一本被大家签了名的荣耀记录本,吕良的名字签在最后一页,他看了一会儿,收起来。

   吕良还没有走,他一直有个问题想问问郭明宇。在郭明宇收拾东西的时候,他就站在训练室门口等他了,郭明宇收拾完转身看到门口的吕良,有些惊讶:“队长?还没走吗?马上要过年了。”

   吕良没有回答他,只是静静的盯着他,他在思考怎么把问题说出口

   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儿吗?”郭明宇问

   “明宇,你真甘心吗?”

   郭明宇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

   “我问你真的甘心吗?”

    郭明宇轻笑了一下“这有什么不甘心的,我的时间也到了,玩了这么久的荣耀,也打过比赛了,还拿了奖杯,虽然是亚军,但也没什么遗憾了,游戏能玩到这个地步,对我来说也很不错了。”

   “可你还没有拿到冠军。”吕良看着他

    郭明宇插在兜里的手暗暗握紧:“没事儿,拿了个亚军也不错,我没遗憾。况且还有你们,皇风迟早会拿冠军的”

   郭明宇牵强的笑容让吕良看的很不顺眼:“荣耀对你来说就只是游戏?你就只想拿亚军?你真的甘心吗?”

   吕良三连的问题每个都刺在他心头,郭明宇低着头,看不清脸,但呼吸已经开始急促起来。

   吕良皱着眉又问了一遍:“甘心吗?”

   郭明宇突然抬起头把吕良推到墙上,怒吼着:“非要让我说不甘心吗!?对,我就是不甘心!但那又怎样?!我已经……”

   郭明宇停了,他看到吕良惊讶的表情,显然是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,郭明宇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连忙后退一步,牵强的笑了一下,垂下头说:“我……我妈都开始催我回去结婚了”

   两人都再无说话,吕良知道他这玩笑似得回答意思是他已经老了,不再适合做职业选手了。

   吕良被噎的说不出话,他想让人再等等,下一个赛季,他会带着他拿到冠军的。

   但他觉得现在说出来实在是混蛋,毕竟怎么说也是自己把他挤下去的,占了他的队长之位,占了他一手创造的扫地焚香,占了他的皇风,还让他做自己的影子跟着自己,夺去了他的光芒。

   这么一想,吕良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混蛋,说好听的是为了让皇风更强,但他也没拿到冠军啊,终究是让人留了遗憾。

   吕良拍了拍他的肩,试图安慰他的情绪:“我…我知道你…”吕良噎住了,他不知道怎么安慰郭明宇,因为一直都是郭明宇安慰他,安慰大家。


   “明宇,你急着走吗?如果不急我们再聊一会儿?”

   郭明宇整理好情绪,对他点点头,两人坐在了训练室的电脑前,吕良递给了郭明宇一张账号卡,是扫地焚香。




   郭明宇有些诧异,吕良对他笑笑:“再打一局?”

 

   郭明宇愣了愣,笑了:“好”






——分割你、🐎的线—————

更新的下篇,连着一起发。








   两人刷卡上号,吕良用的是焚舟,两个角色装备相差无几,都是自制的一身银装,只不过扫地焚香是战队王牌账号,银武“即死领悟”会比焚舟等级略高一点。

   吕良点开竞技场,两个角色在擂台上相对而立,职业都是驱魔师,恍惚之下,有点像两个扫地焚香的对决。

   同职业的两个战队主力,打起来是精彩万分,郭明宇一改以往的风格,居然开始了强攻的打法,吕良一开始被他的强攻打法惊讶到,并没有反应过来,一直处于被动状态,直到后来吕良掌握了节奏,开始反击。

  相比之下,吕良的手速,反应都高郭明宇一些,不管是判断,走位,打法都比郭明宇更会强攻。

  而郭明宇今天的强攻打法,不过是因为情绪促使,他想畅快淋漓的正面刚一架。打到最后,节奏被两人拉的很快,郭明宇甚至没了节奏开始纯发泄似的进攻。

   尽管这样,吕良也只是%10的血量险胜郭明宇。

   两人战斗结束,郭明宇的屏幕上显示着“失败”二字,让他想起决赛的时候。

   畅快淋漓的一战之后,郭明宇心里更加烦躁了,他努力平复心情,有些不舍的拔下账号卡,把它推给吕良。

  

  

   吕良并没有接,他看着郭明宇:“明宇,我知道你不甘心,你能再给我一年时间吗?我们一起拿个冠军再走?”

   郭明宇脸色冷了下来,看着账号卡不说话。

   吕良皱眉:“或者,你再给自己一年时间?别那么早放弃。”

   郭明宇依旧没有说话。

“明宇?”吕良轻轻呼唤他。

   良久,郭明宇深吸了一口气,眼底竟然有了泪光:“队长你还不明白吗?你比我更强更有实力!从我第一次看到你使用扫地焚香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比我更有能力拿冠军!所以我甘心!”

   郭明宇又深吸一口气,声音开始有些颤抖:“我不甘心的是我以后不能再和你并肩战斗了,不能再做你的影子了!明白了吗?!”

   这是郭明宇今天第二次情绪失控了,他吼的身体都开始发抖了,仅存的理智让他知道自己需要冷静。

   他不想再看到吕良的脸了,那只会让他更慌,郭明宇转身走出训练室。


   吕良愣了,原来,他从头到尾想要的都不是这些啊,难怪会有之前那次对话,难怪郭明宇会甘愿退位,难怪他每次看向自己的眼神都与看其他人不同。

   合着郭明宇眼里的那些情绪,不是不甘,而是不舍,不舍得自己。吕良有些自嘲的笑了,不甘心的其实一直是他自己。

   那这么自私的夺取他光芒的自己,究竟有什么让他可不舍的呢?

   吕良静静的看着桌子上的账号卡,胸口闷疼的让他呼吸困难。








   郭明宇一口气跑到了六楼,他看也没看,就冲进厕所把头埋在水池里用凉水冲,他试图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冷静。

   从一开始他对荣耀就没有不甘,对吕良也没有嫉恨,他是打心底的觉得吕良比自己优秀,所以他服气。

   可是后来他发现感情不太对劲儿了,现在不是他想的那样了,现在渐渐的发展成了一种不可控的感情。

   他明白的时候把自己吓了一跳。他花了些时间让自己接受。

   不过这是个错误的决定,因为接受之后,感情就飞速升级更不可控了。

   以至于他不得不退役远离吕良,毕竟这对于大家来说,可不是那么好接受的事实。

 





   冷水混着眼泪流满了他整张脸,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哭,或许是真的不舍得吕良吧。

   郭明宇撩起衣服擦了擦脸,走出厕所才发现,自己居然跑错进女厕所,他自嘲的笑了一下,幸亏战队放假了,俱乐部只剩下一楼的值班人员。

   他看了眼走廊尽头的窗外,天快黑了。他现在暂时是不能回训练室了,吕良在那儿。

   他坐了电梯下楼,离开了俱乐部,打算去附近湖边转转散散心情,等晚些吕良走了自己再回俱乐部拿东西。


   B市的冬天虽然不下雪,但也是寒气逼人,郭明宇出门的时候没有拿搭在椅子上的外套,刚才又拿凉水冲了头,现在被寒风一吹浑身发僵。

   “嘶——”郭明宇吸了一口凉气,在这么下去他能冻死,于是他绕着湖边试图跑步缓解寒冷。

   郭明宇闷着头一直跑,跑到天彻底黑,跑到喘不上气,跑到他再也跑不动,瘫在湖边的椅子上大口吸着凉气。

 

   郭明宇缓了半天,从兜里掏出手机想看一下时间,打开手机发现满屏幕的未接来电,都是队长打的,他刚刚跑步时没听见,足足错过了几十条。

   郭明宇手指冻的僵硬发抖,犹豫了一会儿,又平复下呼吸,打了回去,电话响了一声就接听了,入耳的是吕良焦急的声音:“喂?郭明宇你在哪儿?”

   郭明宇愣了一下,控制不住冻得发抖的声音:“我…我在湖边……”

   “你去湖边干什么?你外套都没有拿。”

   “忘…忘了,我现…在回去。”

    “不用,我去找你,你等我。”吕良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   郭明宇坐在椅子上思考一会儿见到吕良要说什么,刚刚在训练室的那一番话,意思这么明了,算是表白了吧。

   本以为今晚走了之后不会再见面,但早就该想到现实就是这么操蛋不可控。

   就像之前他以为自己可以带领皇风站在荣耀巅峰,结果却是自己当队长半个赛季都不到就被人占了位儿,他觉得自己早该有最坏的预感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的,不然也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。

   他只怪自己当时年轻气盛一腔热血闷头冲,却没看看以后的路要怎么办,郭明宇胡思乱想着人生,渐渐的思绪也模糊了起来。






   吕良开着车绕了半个湖才找到郭明宇,他见到郭明宇的时候,瘦小的身子倚躺在路灯旁的椅子上,身上只穿了件卫衣。

   吕良连忙下车,郭明眯着眼已经睡着了,但身子还是不住的发抖,吕良胸口一阵闷疼,伸手把人拉到自己怀里。

   吕良穿着羽绒服也被怀里人的体温惊的一个激灵,他低头看着郭明宇,头发上未干的水珠都结成了冰,脸色苍白,迷迷糊糊的睁不开眼。

   吕良心里一惊,把脸凑到郭明宇的额头上,果然,发烧了。

   吕良把人抱到车上,一路狂飙奔向医院。

   他现在心里一点也不乱,在训练室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早在他打不通郭明宇电话时就给忘记了。

   他现在没有考虑那么多考虑那么多,只想让郭明宇退烧,其它都不重要。

   吕良一路超速赶到医院,也不知道闯了几个红灯,一通折腾下来,郭明宇终于被安顿在病床上打着吊针了。

   高烧还没有退,郭明宇一直是迷迷糊糊的睡着,吕良坐在旁边手里攥着药,这是医生让他等人醒来喂他吃的。

   吕良静静的盯着昏睡中的郭明宇,脸色还是很苍白,盯了一会儿,他居然有种郭明宇很好看的想法冒出来,这跟往常的赞美不同,这是种带着莫名感情的欣赏,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,但吕良很坦然的接受了,他应该喜欢郭明宇。

   一切想通了,接受了,就好发现未来突然变得那么美好。

   吕良握住郭明宇没扎针的那只手,冰凉凉的,很细,不算软,指尖带着点薄茧,他轻轻的把郭明宇的手拉到自己的脸上给他暖着。





   郭明宇睡醒的时候大脑死机了好一会儿,他愣愣的看着自己搭在吕良脸上的手,努力回想着刚刚发生了什么:“队…队长?”

 

   吕良抬起头,对他笑笑:“醒了?把药吃了”

   吕良把手里捂的热乎乎的退烧药递给郭明宇,又拿起床头柜上放温的开水吹了吹递给郭明宇。

   郭明宇一手拿药一手拿水愣愣的看着吕良,他怀疑自己冻出幻觉了:“队长??”

  “嗯,吃完再说。”

   郭明宇懵逼的吃下药,退烧药入口即化,满嘴的苦涩让郭明宇一个激灵一口气把水喝完了。

   吕良被他不太聪明的样子逗笑了,郭明宇不明所以一脸茫然,吕良收住笑声,认真的说道:“明宇,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,但我只有一个问题,我可以先问吗?”

   郭明宇点点头,吕良从他手里拿走空杯子握住他的手,郭明宇惊讶的缩了一下,但被抓得更紧了:“明宇,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   这句话宛如一个炸雷,把郭明宇炸的不知所措,他没想到吕良会这么直接,跟他的单挑时的打法一样,直接又强硬。

   今天的话说得这么明了了,郭明宇不承认也不可能了,他自己都不信,于是只能点点头,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,心底是有一丝丝期待的。

   吕良笑了,他起身坐到床边,伸手探了探郭明宇的额头说:“我问题问完了,你烧还没退,想问我什么吗?”


   醒来的郭明宇一直处于懵逼状态,身边还有个如同炸雷一样的人不停的给他雷击,他是有很多问题,但现在他乱到不知道要先问哪个,半响才闷闷的说道:“我今天晚上要住在医院吗?”

   吕良也是没想到他会先说这个:“你高烧还没退,先住一晚上观察观察,等退烧了再回去”

   郭明宇有些失望的说“我能不能回俱乐部?我不喜欢在医院。”吕良想了一下,妥协了:“好,这是最后一瓶吊针,等打完了我们回去。”

   “嗯”






   两人回到俱乐部时,已经是半夜两点了,大厅的工作人员早都下班了。吕良背着郭明宇回到宿舍,郭明宇在沾到自己床的时候才算是彻底放松了。

   下车的时候郭明宇浑身无力差点摔倒,吕良就背着他回了宿舍,在吕良背上的郭明宇连大气都不敢喘,躺在床上郭明宇困意袭来,鞋也没脱就开始昏昏欲睡,吕良帮他鞋把脱了,把人塞被子里裹着,坐在他的床边守着。

   郭明宇迷迷糊糊中看着吕良的身影,猛然惊醒:“队…队长,你回去吧,很晚了。”吕良摸摸他的额头:“你烧没退,不能没人看着。”

   郭明宇:“……”

  “吕良,你今天为什么要来找我?”郭明宇强打精神问道。

  

   突然被叫了全名的吕良也是一愣“你说你舍不得我。”

   “然后我发现我也有些喜欢你。”

   郭明宇惊讶的瞪大眼睛,一脸不可思议“ ???”

  “真的。”吕良严肃回答。


   郭明宇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,现实又一次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,郭明宇又开始不知所措了。

   他现在脑袋混混沉沉的努力思考着要怎么回答,思考着思考着就睡着了。

   吕良本就没指望他现在这个状态能给他一个肯定的回复,笑着帮郭明宇掖好被子,抱着他躺在床上。




…………





   郭明宇早上起床的时候就看见一团黄色的毛横在自己下巴处,他花了好长好长时间来反应,长到吕良都发现他醒了,郭明宇也没反应过来,甚至更懵了

  “……”郭明宇深吸了一口气“队长!?你怎么在我宿舍?”

   吕良仰头看了眼,身手摸了摸他的额头:“不烧了。”莫名被摸了一把的郭明宇愣住了,满脸疑惑的看着吕良。

   吕良看着他笑了,很无辜的指了指缠在自己身上的手脚

  “……”郭明宇连忙撤回了手脚,身子往后挪到床边儿。

   吕良坐了起来,给郭明宇解释了一下:“昨天你不穿外套跑出去,给冻发烧了,我带你去医院打针打到半夜,你不肯在医院睡,非要回来,但你烧还没退,我就留下来照顾你了。”


   似乎好像是这样的,郭明宇仔细回忆了一下昨天,但发现能想起来的没有多少,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烧坏了脑袋。

   吕良也这么觉得,他看郭明宇在那儿愣了好半天还没想起来似得,无奈的笑了:“你怎么发烧跟喝断片了一样?”

 

    郭明宇不知道怎么回答:“……可能,很久没生过病了。”

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 一时间,气氛陷入了尴尬。





   郭明宇坐在床边慢慢回忆和消化着昨天发生的事。而吕良却不知所措了,他在想怎么跟郭明宇提自己同意他告白的事。

   昨天晚上他是深思熟虑过的,确定了自己喜欢郭明宇才回应他的告白的,但现在郭明宇烧断片了,难道要他去再告白一次不成??

   这边的郭明宇,也渐渐想起了更多昨天的事。

   他想起自己吼了队长两次,又想起自己在湖边冻成了狗。

   最后又想起自己迷迷糊糊中看见队长握住自己的手问是不是喜欢他……然后,他点了头,队长就笑了……

   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,他一脸震惊又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吕良,同样吕良也纠结的看向了他……俩人对上了眼。


   安静片刻,是吕良先开了口:“明宇,你还记得你昨天跟我表白的事吗?”

   郭明宇猛地心跳加速“记……记得”

   吕良眯着眼笑了“我答应了”

  “什…什么?”郭明宇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。


   吕良凑过去抱住他“你昨天向我表白,我答应了,因为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  郭明宇缩在吕良怀里心跳的像过山车,他犹豫道:“但,但我们是男人……”

   吕良突然扣住他的后脑勺吻了上去。

   吕良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。但他心里清楚,喜欢一个人,是无关性别的。

   他想,如果在一起真有什么困难,就以后再说吧,现在的他只想好好去爱郭明宇。


   郭明宇被突如其来的吻堵住嘴的时候,同时也堵住了脑子。在这一刻,他所有的顾虑都消失了,他只想努力回应着面前的这个人。

  

   唇齿相缠,是俩人前所未有的疯狂。俩人都不懂怎么接吻,同样,之前的他们也不懂怎么去爱爱一个人。



   但真正爱上谁的时候,所有的不懂与困难,都迎刃而解。



………………









   一吻结束,郭明宇满脸通红,努力调整着呼吸。吕良在他唇上又亲了一下,一挥手把人按在床上:“还早,再睡一会儿?”

   “嗯……”

我又把【良宇】的文鸽了

(先占tag抱歉)

其实我已经写完了只是还没二修,别问我为啥没修改,问就是咕咕咕(打吧,我皮厚实)

我闲着没事儿写了一段牵丝戏二胡版的简谱,然后老师很高兴的让我把全曲的简谱写出来。
我给自己挖了个大坑,导致于我今晚要熬夜(并且停更了【良宇】)

很抱歉,明天我抽时间一定把【良宇】的同人文修改完毕全篇一次发完,感谢各位的欣赏,爱你们呦,咕咕咕咕咕。

在空间看到的,必须分享一下!

转侵删!

现在满脑子都是窝窝头
哈哈哈哈哈哈笑到断气

【一场因叶神而引发的……】

老福特别搞我了

圈都这么冷了给大家整点粮不容易


走评论!!!(超小声)

【良宇】没想好名字,以后再说(上)

开天辟地之良宇cp哈哈哈哈哈


太长了,分段发,一会儿就发下篇








“托你的福,我成了最强的影子”


“是我托你的福”


……




   自那次对话后,吕良想了很多。


   他想,换做是谁,被夺去了光芒都会有不甘和愤怒,为什么郭明宇能忍住?还甘愿做他的影子,为了夺冠是有多大的决心才能做到这样。




   吕良由心的佩服郭明宇,在开始的时候,他还担心郭明宇会因此与自己无法磨合。


   但并不是这样的,郭明宇不仅没有在意,反而很努力的与他训练,磨合。两人的默契值越来越高。


   此后的相处中,他对郭明宇的有的不只是欣赏了,更多的是尊敬和佩服。




   吕良负责作战指挥,队友们完美配合,而郭明宇则是他的压轴武器,很多时候他需要郭明宇在关键时刻帮他来个漂亮一击。


   只有郭明宇有能力完美配合他,而他也想用这一次次关键时刻的完美攻击,让大家看到郭明宇的光芒,也算是弥补。






   在总决赛上,郭明宇依旧是被吕良当做了压轴人物,开场从未参战,直到被叶秋逼出来,吕良的计划乱了,尽管他俩配合再默契,最后也还是没能干掉叶秋。


   郭明宇血格清空的时候,他反倒是松了口气,静静的看着屏幕,等着队长和叶秋的生死一决。


  


 


   两个队长之间的对决,是非常引人瞩目的,全场都屏住了呼吸,连解说都安静了,在双方都剩一丝血的时候,吕良的心颤了一下,因为他的胜算更大,但最终他却被叶修的一个低级技能给清光了血。他败了,不是冠军。




   吕良放下鼠标,静静的盯着屏幕上的失败二字,并没有愤怒,失望这些情绪,他转过头去很想看看郭明宇怎么样。



   郭明宇同样也是没有情绪,一脸平静的刚好也看向了他,郭明宇对他笑了一下,说:“没关系的,队长。”



   吕良有些不知所措,他明明更想夺冠,居然还在安慰自己。




   一赛季结束,进入冬休期了,在赛季结束的时候,郭明宇也宣布了退役,荣耀界又悲又喜。喜,是嘉世的粉丝喜。悲,是郭明宇的粉丝悲,他们再也没有机会看到郭明宇操纵扫地焚香了。




   虽然在吕良上位接手扫地焚香的时候就已经不会再看到了,但至少郭明宇还留在皇风,或许哪一天,队员们换号玩,粉丝们还能再看到一回郭明宇操纵的扫地焚香,但现在是彻底没机会了。



  





   冬休期,所有战队都放了假,皇风战队里,大家为郭明宇办过践行宴后都回了家。



   郭明宇静静的回到训练室里收拾东西,他能带走的不多,账号卡是公司的。他唯一带走的有关荣耀的,只有他的队服和一本被大家签了名的荣耀记录本,吕良的名字签在最后一页,他看了一会儿,收起来。



   吕良还没有走,他一直有个问题想问问郭明宇。在郭明宇收拾东西的时候,他就站在训练室门口等他了,郭明宇收拾完转身看到门口的吕良,有些惊讶:“还没走吗?马上要过年了。”



   吕良没有回答他,只是静静的盯着他,他在思考怎么把问题说出口


   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儿吗?”郭明宇问



   “明宇,你真甘心吗?”


   郭明宇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


   “我问你真的甘心吗?”


    郭明宇轻笑了一下“这有什么不甘心的,我的时间也到了,玩了这么久的荣耀,也打过比赛了,还拿了奖杯,虽然是亚军,但也没什么遗憾了,游戏能玩到这个地步,对我来说也很不错了。”


   “可你还没有拿到冠军。”吕良看着他


    郭明宇插在兜里的手暗暗握紧:“没事儿,拿了个亚军也不错,我没遗憾。况且还有你们,皇风迟早会拿冠军的”



   郭明宇牵强的笑容让吕良看的很不顺眼:“荣耀对你来说就只是游戏?你就只想拿亚军?你真的甘心吗?”



   吕良三连的问题每个都刺在他心头,郭明宇低着头,看不清脸,但呼吸已经开始急促起来。



   吕良皱着眉又问了一遍:“甘心吗?”




   郭明宇突然抬起头把吕良推到墙上,怒吼着:“非要让我说不甘心吗!?对,我就是不甘心!但那又怎样?!我已经……”




   郭明宇停了,他看到吕良惊讶的表情,显然是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,郭明宇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连忙后退一步,牵强的笑了一下,垂下头说:“我……我妈都开始催我回去结婚了”




   两人都再无说话,吕良知道他这玩笑似得回答意思是他已经“老”了,不再适合做职业选手了。



   吕良被噎的说不出话,他想让人再等等,下一个赛季,他会带着他拿到冠军的。



   但他觉得现在说出来实在是混蛋,毕竟怎么说也是自己把他挤下去的,占了他的队长之位,占了他一手创造的扫地焚香,占了他的皇风,还让他做自己的影子跟着自己,夺去了他的光芒。


   这么一想,吕良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混蛋,说好听的是为了让皇风更强,但他也没拿到冠军啊,终究是让人留了遗憾。





   吕良拍了拍他的肩,试图安慰他的情绪:“我…我知道你…”吕良噎住了,他不知道怎么安慰郭明宇,因为一直都是郭明宇安慰他,安慰大家。



   “明宇,你急着走吗?如果不急我们能再聊一会儿吗?”



   郭明宇整理好情绪,对他点点头,两人坐在了训练室的电脑前,吕良递给了郭明宇一张账号卡,是扫地焚香。




   郭明宇有些诧异,吕良对他笑笑:“再打一局?”


 

   郭明宇愣了愣,笑了:“好”


关于吕良和郭明宇



(请耐心看完,如果实在没耐心,请划到最低!)


其实根据原著,吕良的出现是个bug,虫爹的小小失误,【在小说番外他把郭明宇的名字忘了于是又起了一个名字】,所以按原著吕良和郭明宇应该指的是同一个人,但是电影为了圆这个失误。




就把吕良造出来了




我是打算写“良宇”cp的,所以人设背景是要按大电影的来



1、吕良在第一赛季的时候(?应该是吧)就接手了郭明宇的队长职位和扫地焚香,所以小明宇就任职队长半个赛季?(或许半个赛季都没得)



2、那这么说,早期还在公会时代的时候,皇风公会的领头人是郭明宇,然后转职业赛的时候因为公会整来了更厉害的吕良,于是郭明宇为了战队胜利把扫地焚香和队长职位让给了吕良。



3、然后郭明宇担任皇风副队长使用的账号卡焚舟,然后他没过多久就退役了。













为了使时间线完整,使小说与大电影能融合起来,我按照我自己的理解,给大家整理一下全部


↓↓↓


在公会时期,皇风公会的领头人是郭明宇,后来荣耀开始了职业电竞,皇风战队成立后由郭明宇担任队长。


但没多久,公司为了提高战队战力,收进了新人吕良担任队长并操纵账号扫地焚香,郭明宇退位让贤成为副队,和皇风战队打了第一个赛季赛,然后,就退役了。


接着吕良带着皇风又打了几个赛季,然后也退役了,后来才有了田森等人的“第二代”出场。


好的让我看看皇风战队在哪个赛季拿过冠军……


好像没有,有些小惨。


众多周知一二三赛季冠军被嘉世全吞了,然后四连冠被霸图打断,第五赛季微草大眼爸爸登场带着孩子拿了冠军,第六赛季蓝雨双核登场,劫走微草二连冠,然后第七赛季微草爸爸又夺回来了,然后第八第九赛季都是轮回了。


第十我就不用说了吧,叶神的黑马战队兴欣



所以,在荣耀的十个赛季中,皇风并没有拿过冠军,但他们也是早期的一个明星战队,因为有扫地焚香在,但是即使吕良带领战队,也很遗憾没有拿个冠军,最多也只是亚军,后来霸图等战队出场,皇风连亚军也没有了,于是吕良在不知道第几赛季的时候退役了(不知道,没查到)


后田森上位,皇风再没能崛起了


据吧友们说,扫地焚香在第一赛季的时候是郭明宇操作的,然后他就退役了,emmmmm


有点乱了,但是按我的理解就是郭明宇打完第一赛季退役,吕良上位,但是大电影只拍了一个赛季,所以现在是郭明宇做队长半个赛季,然后吕良上位,一赛季结束,郭明宇退役。





就这样,这是我个人的理解与分析,也是为了写良宇cp(手动滑稽)。温柔贤惠又体贴的小明宇,你们有没有很想爱上♂他啊?!!




如果内容以上有啥错了,🙏🙏拜托私信好伐?要脸,我会偷偷修改。




然后是关于我上一篇良宇开荒的点梗


按照明宇的性格,感觉更适合人妻受,那种甘愿褪去光芒辅佐吕良为王。好像有点押韵,skr。


所以按照评论区的点梗,小虐一下,然后完美大圆满结局,再夫夫日常甜一下,nice,就这样。


如果还有啥脑洞和梗,请评论区或私信✓


文今晚就发✓


我们的口号是,给良宇开荒!让良宇甜炸!


良宇开荒!

良宇还没搞起来,我们这些人是要开天辟地了。


朋友们,谁给个脑洞?我动笔


评论区私信点梗啊!


今天我又晚睡了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家人们!新年快乐!!!


补昨天的,今天早睡


明天要去拉二胡


中老年人的生活